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李花生 > 公关时代的警惕心

公关时代的警惕心

如今,我们目之所见都已是公关后的成果。纵使公关行业当有道德约束,这世界更像是哈哈镜里的“真相”。建构的舆论、被制造的潜意识、影响广泛的宣传、经过公关专家处理的危机,这些组合成一个全面公关的时代。

最近看的这本1928年出版的《宣传》(Edward L Bernays, PROPAGANDA)是一位精英主义公共问题专家所著。

他开篇即以这样一句话挑明“对于大众的组织化习惯和观点进行有意识的、明智的操控,乃是民主社会一项重要的构成因素。那些操控这种隐蔽社会机制的人形成了一种看不见的统治,她们才是我们国家真正的统治力量。”他既认同这样情况的存在,也以“倘若大规模的人群想要共同生活在一个平稳运转的社会中,就必须以少数人操作多数人的方式实现协同。”表示支持。

回到今天,各种网络社群、微信公共号红人、大V,那里从不缺产品推荐、生活方式观念传达。就算我们清醒得意识到这一切的背后都是公关,又能怎样? 我们有多少精力和能力对庞杂的数据、真相探索?

 精英主义者伯内斯说“从理论上说,每位公民都可以在公共议题和私人事务上形成自己的想法。而实际上,如果人们必须卷入艰深复杂的经济、政治和道德方面的数据资料,对所有问题进行考量,她们会发现自己什么结论也不出来。我们已自发达成了共识,允许一种隐蔽的智力为我们筛选数据、凸显重点,最终让我们的选择范围被缩小到可操控的程度。”

但在我看来,这看似是有人将所有的信息替我们先进行了一次筛选,但只有利益集团采取公关宣传之后,这些信息才会被降临到我们的身边。没有公关的产品、产业注定被淹没。

当公关从业者从书中读到他建议的实践步骤:分析客户问题-分析公众-分析核查-构想调整公众生活实践、程式和习惯的计划。

作为其他看似“被操控的人”则可以对日常获取的信息保持一种警惕心,质疑:最近舆论宣传的风是否在往哪个方面吹?背后隐藏的是什么样的目的?有利于哪一个利益集团?毕竟,公共关系的应用也不只是商业,还包括政治等其他领域。在被动推送的消息中,主动的思考,免于被玩弄和利用。

书中还作了许多举例。诸如如何让丝绒产业复苏、如何令一款香皂销量猛增。这些案例的共同特征是:全面的闭环设计、“持续系统地利用宣传”。美国丝绒产业的复苏计划由“巴黎的时尚界开始流行丝绒”为起点,配合模特贵族的穿戴、杂志配合宣传。宝洁某款香皂的猛增则是通过艺术教育、学生香皂雕塑活动的策划。更多细节感兴趣的可以去书里读。

作为弗洛伊德侄子的伯内斯,也引用了弗洛伊德学派这么一段关于人心的话。“人的思想和行动是出于对被压制欲望的替代性补偿。人对某事物的欲望或许并不因其价值和效用而生,而是因为我们无意识地将其视为他物的象征,或者某种自己羞于承认的欲望的替代和补偿。”

好吧,就说到这。感兴趣的可以去找来看,这本书5个小时就能读完。

推荐 8